强者必自强
当前位置:首页 - 母婴 >

《战史文库》生死邂逅大西洋:船队东行

2019-10-11来源:上海视窗

《战史文库》生死邂逅大西洋:船队东行


编译:冯涛、丛丕

前情提要1940年10月27日,在加拿大新斯科舍省首府哈利法克斯港的锚地内,集结着约50艘来自不同国家的商船,其中包括崭新的英国油轮“圣德梅特里奥”号,该船将加入HX 84船队,将上万吨宝贵的航空汽油运往英国。由38艘商船组成的HX 84船队于10月28日清晨出海,在“贾维斯湾”号辅助巡洋舰的护卫下驶向危机四伏的大西洋……

船列之间

1940年10月28日早晨,HX 84护航船队的38艘商船告别了哈利法克斯港,踏上前往英国的航程。这支船队中的大部分商船都是英国船,也有的船来自瑞典、挪威、希腊、比利时和波兰。所有船只排成九列纵队,组成一个箱形阵列,在大洋上缓缓前行,“圣德梅特里奥”号排在第八列的第一位。为了保持队形,同时也为了照顾船队中那些年久失修的老船,航速只能维持在10节以下,通常只有6~8节。

在出发时,HX 84的护航舰包括2艘加拿大海军驱逐舰“哥伦比亚”和“圣弗朗西斯”号,它们都是1940年9月根据英美之间达成的“驱逐舰换基地协议”由美国海军移交给英国的旧式驱逐舰,尽管性能上无法与新型舰队驱逐舰相比,担负护航警戒任务还是可以胜任的,更重要的是,整整50艘驱逐舰对于急需大量护航舰艇的英国海军而言无异于雪中送炭!不过,这两艘驱逐舰只负责在加拿大近海的护航,在出航第二天就与船队分离返航,此后数天时间里,HX 84的护航力量仅剩一艘由客货两用船改装的辅助巡洋舰“贾维斯湾”号。

《战史文库》生死邂逅大西洋:船队东行


■ 1940年9月,英美达成协议,英国以多处海外基地的使用权向美国交换50艘老式驱逐舰以加强护航力量。

“圣德梅特里奥”号早就不是第一次加入护航船队了,但船员们还习惯性地聚集到舷边,数着队列中的船只数量,更重要的是想确定有多少军舰为他们护航,显然当天的观察结果让他们很失望。

“难道只有三艘军舰为我们几十条船护航吗?”机械工约翰·戴维斯以难以置信的语气惊呼道。

澳洲汉子戈因对此并不大惊小怪,笑着说道:“这算不错啦,瞧瞧那艘‘贾维斯湾’号,原本是伦敦至澳大利亚的移民船。我认得它,现在已经被改装为辅助巡洋舰了。”

“伟大的苏格兰人啊!这就是皇家海军的家底了吗?那艘船装备怎么样?能跑多快?”

“据我所知,‘贾维斯湾’号装有几门老式的六英寸炮,至于航速嘛,大概12节吧,和我们差不多,或者更快点儿,总之跑不过德国佬的军舰。别看皇家海军有几百艘战舰,但是你知道的,如果把它们都分散到全世界的海面上,那就远远不够用了!”

《战史文库》生死邂逅大西洋:船队东行


■ 1940年9月,美国海军向英国移交旧驱逐舰时,美国水兵在向前来接舰的英国水兵介绍舰尾深弹滑轨的操作方法。

戴维斯迷惑地望着那艘辅助巡洋舰,只见舰桥上升起的信号旗在强劲的海风中飘舞着。

HX 84护航船队的指挥官是莫尔比特海军少将,他在战前就已经退役了,但在战争爆发后被重新征召入役。当另一场世界大战再度降临时,皇家海军需要所有富于经验的前海军人员能够继续发挥余热。莫尔比特的指挥船是比较现代化的“科尼什城”号货轮,航速可达12节,他的责任就是协调船队航线并维持队列的秩序,必须时刻注意船队中各船之间的安全距离,避免碰撞或队形混乱。

保持位置

这天上午,麦克尼尔的当值时间是8时到12时,其中一个小时在舰桥掌舵。韦特船长站在驾驶室一侧,二副霍金斯作为值日官站在另一侧。现在情况一切正常,韦特船长也有闲心和身边的年轻水手聊聊天:“你叫麦克尼尔对吧?以前在油轮上干过吗?”

“没有,船长先生。我上次在一艘肮脏的旧货轮上工作,那个船长太可恶了,九个月时间绕了半个地球,伙食也很差,后来船一到伦敦我就辞工不干了。”

船长笑了笑说:“我也不愿意指挥一艘又脏又旧的货船。麦克尼尔,你现在可是在为很不错的航运公司做事哦!战前,我们的大副还得亲自挑选水手,现在只能接受上面派给我们的人。不过,这艘船和船上的人都不赖,我想你已经体会到这一点了。”麦克尼尔用力地点了点头,他对船长的看法衷心赞同。

船长随后转向值日官:“嗯,霍金斯先生,现在看起来很平静。我把船交给你一会儿,我得到海图室里查看一下命令。如果有特别的情况发生,马上叫我!”

“是的,船长先生!”霍金斯回应道。

《战史文库》生死邂逅大西洋:船队东行


■ HX 84护航船队的指挥船“科尼什城”号货轮。

船队航行平稳,但并非无事发生。整个上午,“科尼什城”号上的海军信号兵们都忙得不可开交,频繁地向各船打出保持位置的信号,这引起不少船长的抱怨和咒骂,“圣德梅特里奥”号也不例外。霍金斯从望远镜上看到“科尼什城”号的信号,感到难以理解。

“指挥官到底在想什么啊?!我们的位置没有错啊!”他抱怨道。他又测量了一下距离,气愤地摇了摇头。这时,海图室的门打开了,韦特船长走了出来。

“怎么回事,霍金斯先生?”

“指挥船要求我们保持位置,但我真的不知道想让我们怎么做?”

“你去核对一下位置!”

“刚刚核对过了,船长先生!我们大概后退了1/4个船身!”

“真他妈的见鬼!这帮死脑筋的海军!总是这么吹毛求疵,又不是多大的事儿!这么大的船队怎么可能一直保持在固定的位置上?你们稍微调整一下吧,不要惹恼了那家伙!”韦特船长也感到很无奈。

值日官向机舱发出了略微提速的命令,当他再度转过头时,发现“科尼什城”号又发出了不同的信号。他望了一眼桌子上的表格,上面有船队中各艘船的通信代号,以对照指挥船的信号。“现在他又要‘比维福特’号往前移,船长,”霍金斯幸灾乐祸地解释道,“不过,‘比维福特’确实太靠后了!”

《战史文库》生死邂逅大西洋:船队东行


■ 呈多列纵队航行的护航船队,指挥船的职责就是时刻提醒各船保持距离,维持队形。

将近上午10时,“贾维斯湾”号与指挥官进行了旗语通信,“圣德梅特里奥”号上还在继续刷油漆的船员们看到了这些信号,不过对于海军旗语一知半解的水手们搞不懂其中的含义,只能猜测。

“这又是什么情况?”迈克莱南困惑地问道。

之前多次参加护航船队的水手科特望了一眼后说道:“那不是通常的位置信号,肯定有其他事情发生!”

普雷斯顿将手搭在额头,遮住阳光,向远处的海天线张望着,这时其他人也意识到情况有些异样,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计,观察船队周围的海面。不一会儿,在船首左舷方向的海平面上出现了一些船只的侧影。

普雷斯顿在船上是出名的好眼力,在望了一阵后确定地说道:“那是一支船队,大概有9艘船,其中肯定没有驱逐舰,如果有护航舰的话,也只是一艘辅助巡洋舰。”

这支陌生的船队慢慢地靠近了HX 84船队,“圣德梅特里奥”号的船员们已经能够看清这些船的细节,它们基本都是锈迹斑驳的旧船,与HX 84相向而行,明显是从英国驶向加拿大的船队。这些船的吃水都很浅,吃水线高于水面,露出暗红色的船底,显示出船只都是轻载状态,只装了很少的货物。在战争期间,英国正从全世界范围内汲取着资源,以支撑战争机器的运转,而它本身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运往海外的。

“贾维斯湾”号和为这支船队护航的辅助巡洋舰通过旗语和信号灯进行了交流。两支船队擦肩而过,很快就彼此远离。那支小船队渐渐向HX 84船队后方驶去,最后消失在西面的天际线上,只留下几道烟迹。

战斗警报

在两支船队交汇后不久,“圣德梅特里奥”号的甲板上响起了广播:“韦特船长要求除值班人员以外的全体船员在中午12时前往舟艇甲板集合!广播完毕!”

大家都相视而望,一种恐惧感油然而生。在商船上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船长亲自当面向船员们宣布呢?如果有,那么一定是关乎全体船员生死的大事。

老乔治做出一副满怀希望的表情,打趣道:“可能是要分发额外的甜酒或者其他什么好吃的。”

“肯定不是”,普雷斯顿没有理会老乔治的风趣,“但是,我想告诉你们,我赌一美元,我知道船长要告诉我们什么坏消息,我们的船队很可能要改变航线,开往苏联的摩尔曼斯克!”

听到这话的人都用怀疑和惊恐的眼光看着普雷斯顿。前往摩尔曼斯克,意味着他们的船要冒着暴风雪,开进布满流冰和冰山、海水酷寒无比的北冰洋,那可是世界上最难走的航线,没有水手愿意在那样的海洋上航行。


《战史文库》生死邂逅大西洋:船队东行


■ 二战初期的北大西洋护航航线(绿色),橙色方框区域为船队会合和解散的海域,红色为德军潜艇巡逻范围。

老乔治打算把他的幽默进行到底,将这种猜测当成了事实。他立刻离开人群,返回船舱内,当他再次出现在甲板上时,所有人都被他逗乐了。他把自己能穿的东西都穿在身上,包括厚重的防水胶鞋和救生背心,还披了一块油布。此外,在他的背心上还挂着其他额外的物件,他就以这副模样告诉其他船员,“圣德梅特里奥”号真得要驶向摩尔曼斯克了!由于穿了太多的衣服,他只能吃力地弯腰去刷油漆,没一会儿工夫额头上就渗出大颗大颗的汗珠,十分滑稽,引发了更多的笑声。

接近中午时分,船员们从各处聚集到船尾的舟艇甲板上,韦特船长和大副韦尔森早就表情严肃地等候在那里。正如广播所宣布的那样,除了在驾驶室和机舱的值班人员外,其余船员全都在舟艇甲板上集合。在水手长报告人员到齐后,韦特船长开始向大家发表讲话。

“先生们,我有义务告诉大家我们现在所处的危险境地。我们极有可能遭到敌人的攻击。我们都知道船上运的是什么货物,这些燃料都极其敏感,很容易被引燃,哪怕一颗微小的火星都可能引发巨大的爆炸。”

《战史文库》生死邂逅大西洋:船队东行


■ 表现德军潜艇在夜间浮出水面,以甲板炮攻击商船的画作。

他缓了口气,看着面前这些对他深信不疑的船员们继续说道:“我们上午遇到的那支驶往哈利法克斯的船队已经遇到了麻烦,损失了四条船。也就是说,我们现在航行的这片海域已经有敌方潜艇在活动。我不想向你们隐瞒什么,我有一种预感,这趟航行可能不会那么轻松,我们所有人都要做好应对不测的准备。我要求从现在开始,每个人都必须穿上救生背心,就算晚上睡觉也要把它放在铺位旁边。切记不要关闭舱门,这样当我们被鱼雷击中的话,可以更快地逃出船舱。”

似乎是为了配合船长的警告,他话音未落,船上就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。难道船长的预感这么快就应验了?实际上整个HX 84船队的所有船只都拉响了警报。

“所有人进入战斗位置!”韦特船长下达了命令,船员们随即解散队列,各自奔向岗位。

麦克尼尔的岗位是位于船尾的120毫米舰炮的炮位,所以他很快就到位了,炮组的其他人也陆续就位,只有老乔治缺席,没人知道这个老滑头跑到哪里去了。炮手们揭开炮口罩,取出待发炮弹装入炮膛,然后从各自的位置上观察海面,搜索任何看起来像是潜望镜的东西,同时等候开火命令的下达。

《战史文库》生死邂逅大西洋:船队东行


■ 英国海军的单装型120毫米舰炮,二战时期英国武装商船上多安装此种类型的旧式火炮用于自卫。

与此同时,“贾维斯湾”号已经离开了它原先的位置,全速环绕船队阵列进行警戒。然而,海面上平静依旧,大家既没有发现飞机,也没有看到潜艇,所有人都紧张地望着大海和天空,偶尔也会看看指挥船“科尼什城”号,但它既没有发出信号,也没有下令改变航线。这种紧张的气氛持续了半小时,直到“贾维斯湾”号重新归队并打出旗语后才结束。

“解除警报!”二副简短地解释了旗语信号。

这个时候,老乔治才从船尾的升降梯舱口探出头来,煞有其事地喊道:“德国佬在哪里?让我会会他们!”

二副不屑地看着他说道:“您刚才躲到哪里了,老乔治?警报已经解除了。”

“我肚子突然不舒服,去了趟厕所,长官。”

霍金斯和炮位上的人都笑了起来:“您还是在内裤上缝一条拉链吧!我想在这次航行结束前肯定会对您有所帮助的。”

“这主意不错,长官!”老乔治很认真地回应道,那副神情让人感到他真的会在内裤上装拉链。然后,他和其他人一道返回了工作区域。

在当天下午,HX 84船队的所有船只都进行了火炮操纵训练和损管逃生演习。炮手们反复地旋转、仰俯火炮,装填、退出炮弹,损管组成员则拿着灭火器和堵漏工具在船舱内外跑来跑去,而甲板乘员组则演练释放救生艇的程序。虽然十月的海上气温已经很低了,但大家都累得一身臭汗。

傍晚时分,主乘务员约翰·哈洛伦在晚餐前带着一瓶甜酒来到普通船员食堂。“这是船长给大伙的!”他一边说,一边将酒瓶放在餐桌上,来自船长的犒赏引起了一片欢呼。

下期预告:在HX 84出航的第四天,“圣德梅特里奥”号的主机发生了故障,被迫停船维修。当时附近有另一支船队正遭到潜艇攻击。这艘油轮犹如死靶般在海上漂浮了十几个小时,终于修好了引擎,又经过一夜的追赶重新与船队会合。就在船员们松了一口气时,海天线上出现了一个不祥的船影……
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sxshuangzheng.com/muying/11204.html
(本文来自强者必自强整合文章:http://www.sxshuangzheng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大西洋 海军 驱逐舰 巡洋舰 英国 军舰 加拿大 Jeep指挥官 澳大利亚 伦敦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sxshuangzheng.com ©2017 强者必自强

强者必自强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